登录|立即注册|使用QQ帐号登录
颜氏论坛 > 族贤圣人
发帖|
看763|回0|收藏
颜才里 看全部
2017-3-11 20:06:39

  □  黄千红
   20150124124006949.jpg
  

  学技露头角
  颜蕴山,本名杰礼,字蕴山,号逢吉,小名其娃,1826年(清宣宗道光六年)出生在当时隶属于嘉定州威远县的颜家坝。
  颜蕴山家境贫寒,很小的时候,就随父亲到胞叔颜昌英的永兴井卖簸箕。颜蕴山在井灶上混熟了,无论山匠、管事,还是技工,都乐意同他摆龙门阵,向颜蕴山讲述井灶生产方面的事情。颜蕴山10岁时,母亲朱氏患重病去世;18岁时,父亲又不幸病故。颜蕴山失去双亲的悲恸,让颜昌英看在眼里,出于爱怜和同情,颜昌英答应让酷爱井盐技术的颜蕴山留住永兴井。颜昌英不仅把颜蕴山当成自己的亲生骨肉,更当成自己的徒弟,精心培养。颜蕴山经常向颜昌英请教一些技术问题,颜昌英也不厌其烦地向颜蕴山细细讲解,凡是盐场的井、览、灶、号各生产部门及产、运、销各个环节的知识,颜昌英都毫无保留地向颜蕴山传授。
  由于颜蕴山天资聪颖,加之十分刻苦,锉井治井的技艺飞速进步,不仅年纪轻轻就练就了一身锉井和修治井的高超技术,还在井场的土木工程建筑方面,同样造诣深厚。但凡颜蕴山主持设计修造的井基井房、砌筑的石坎,不仅布局合理,而且坚固无比。即使有山洪来袭,别的井房灶屋发生崩塌,独独颜蕴山修建的这些建筑,因为堡坎牢实而安然无恙。颜蕴山还娴熟掌握了创制和改进锉井、固井、修治井及打捞井下落物工具的技术,尤其是发明类似于现在的机械手,被誉为"盐井打捞工具之王"的"偏尖",更让颜蕴山名声大噪。颜蕴山的这项技术秘不示人,无人知晓其奥妙。据说,当年有一位盐商不相信颜蕴山的这项绝技,打赌将他的一块手表扔进了一口深达800米的井里,没想到,颜蕴山用他自制的一种偏尖工具,将手表轻松打捞出井,让这位盐商不仅输了脸面,还输掉了50两白银。
  令人遗憾的是,据说颜蕴山在技艺不断精进的同时,染上了吸食鸦片烟的陋习。这令颜蕴山痛苦,他自己也做出了希望戒毒的举动,并由此养成了怪异的生活习性,无论冬夏寒暑,他每天至少要洗一次热水浴,其水温之高,令常人不敢伸手。颜蕴山最终选择离开胞叔颜昌英,估计也和他戒毒不成功有关。
  缘结王朗云
  颜蕴山离开颜昌英的这一年是1851年(清文宗咸丰元年),时年25岁。这一年适逢太平天国起义,湘鄂所食淮盐不能上运,当地百姓缺盐,饮食面临极大困难。于是,富荣盐场挺身担起川盐济楚的大任。
  富荣东场另一盐商王朗云,其井灶主要集中在扇子坝。王朗云和颜蕴山是同辈人,却在盐业上颇有建树,比肩颜蕴山的胞叔颜昌英。扇子坝在今大安区大安寨脚,方圆1.2平方公里,状如一把扇子。据有关资料记载,扇子坝先后矗立天车达198座,同一时期并存的天车曾有数十座之多,足见其繁盛气象。时逢川盐济楚,富荣盐场的井灶呈急剧扩张的势头。王朗云利用在天一井赚得的银子,大量复淘自家的废旧井。当复淘到三生井时,遇到锉井瓶颈,进退维谷。
  三生井当初锉办时,井深不过6井丈,仄子也小,不足两尺,据坊间传闻,三生井是王朗云的发家井。1850年(清道光十年)复淘时,锉至220井丈见功,但产量甚少。一说是道光年间由陕西商人租借王三畏堂的土地锉办,同样是锉至220井丈见功,同样是产量甚少。这时,王朗云得知颜蕴山已经离开颜昌英,便以客卿之礼延请颜蕴山,待遇之优厚令人瞠目。其一、在双生井辟地为颜蕴山建造专门浴室,以满足颜蕴山每日一次的热水浴怪癖;其二、为颜蕴山配备专门厨师,以满足颜蕴山每餐一鸡一肘子的饮食需求;其三、对于颜蕴山吸食鸦片烟,既不提倡也不禁止,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宽容态度。
  1851年,颜蕴山欣然应允,正式成为王朗云的重要职员,领命复淘三生井。颜蕴山仔细分析王朗云锉办三生井未能见功的原因,主要是锉办的井深不足。以颜蕴山的经验,锉井越深,越有搞头。颜蕴山据此提出几条建议,第一、将三生井原来的灶房扩大若干倍;第二、制作一个丈把大小的木盆;第三、将立在井上的踩架拆了重建;第四、井口到灶房锉办一条石槽颜蕴山作了详尽的安排,环环相扣,井井有条。当三生井锉办至270井丈时,犹如凤凰得到涅槃,死而复生,由于锉破了绿豆岩,井中冒出一股难闻的臭鸡蛋味道,卤水卷着岩粒、土石,从井中自喷而起,冲出井外几十丈高,黑卤偶尔还会裹挟着土块潮水般地涌出来。颜蕴山指挥若定,将早就备好的木盆扣在井口上,"自喷水"便被压制住,就着地势,顺着斜坡,源源不绝地流进石槽,然后流到灶房的大楻桶。三生井的卤水自喷出井达一年之久。一年后,三生井改用牛车推汲,水位涨到170丈,日产达150担,所产黑卤咸量达到每碗三两三钱。
  智锉生财井
  至于颜蕴山智锉生财井的故事,著名盐史专家宋良曦曾有过记载,这是颜蕴山曾孙颜蓬西生前曾讲述的。1870年(清穆宗同治九年),44岁的颜蕴山开始领命锉办生财井,当锉井至230井丈时,并未如期获得黑卤。此时已经到了1871年(清穆宗同治十年)的正月,大家正忙着过年,准备年货,而颜蕴山想着的仍然是生财井的事,他借到大安寨给王朗云拜年的机会,向王朗云汇报生财井的进展情况,希望得到王朗云的支持。出乎颜蕴山意料的是,王朗云已经对生财井失去信心,不愿再往生财井投钱,于是当面表示"挂了吧",即为停办的意思。然而,颜蕴山并没有因为王朗云的态度而心灰意冷,也没有按照王朗云的话去办。颜蕴山在没有王朗云资金支持的艰难境况下,背着王朗云继续悄悄锉办,直到当年的冬季,锉井到296井丈,终于见功,涌出了黑卤。按照常理,当锉井到达这个深度的时候,卤水是无论如何推不上来的,只能望井兴叹。而这时候,聪明绝顶的颜蕴山不失时机地发明了"深井浅推"的汲卤工艺,让不可能的事变成了可能。
  面对成功,大家欣喜若狂,争着要给王朗云报喜。颜蕴山便安排了第一拨人向王朗云报喜。依井上惯例,对于报喜的人,当老板的是要向报喜者发赏钱的。王朗云以为这些报喜者是为了诳喜钱的,遂毫不客气地将其喝退,并轻蔑地对身边人说,此井在正月已经挂了,如何见功。刚刚打发了一拨报喜的人,王朗云又接待了颜蕴山安排来的第二拨报喜的人,王朗云仍然不信。当第三拨人来时,王朗云仍然满腹狐疑。于是,他派轿子接颜蕴山上山来了解情况。颜蕴山才当面把原委说了个端详。王朗云仍有所不解,296井丈,如何能推出卤水,随后他到井旁查实,果真如颜蕴山所言,黑卤既浓且多,上涌100丈有余,汲筒在190井丈处即把卤水轻松推起来,令王朗云喜出望外,摸着他的大胡子直夸颜蕴山好样的。
  颜蕴山受雇王朗云,给王朗云的井灶带来了新的气象,如扇子坝的天海井、金海井等,都因为颜蕴山治井有方而保持了高产稳产,为王朗云的井盐事业发展发挥了无人能替的作用,也对当时的川盐济楚做出了积极贡献。后来,颜蕴山也从一个技术人员被提拔为井口管事,巅峰时更担纲扇子坝十八眼井总坐办,成为富荣盐场举足轻重的人物。
  归根八姑寨
  1884年(清德宗光绪十年),一代盐商王朗云病逝,58岁的颜蕴山异常悲痛。作为追随了王朗云三十三年,忠心耿耿的资深雇员和知己,他难以承受这样的现实。汉书上说:"钟子期死,伯牙不复鼓琴。"颜蕴山毅然选择辞职,含泪告别盐场,回到威邑南乡八姑寨养老。一说颜蕴山是1874年(清穆宗同治十三年)48岁时离开王朗云的,此说值得商榷。
  1896年(清德宗光绪二十二年),颜蕴山的两个儿子颜晖、颜觉以及五个女儿为颜蕴山举办隆重的七十寿宴,前来贺寿者达数百之众。乡人雅撰颜公蕴山七旬寿序,为颜蕴山庆寿。
  1899年(清德宗光绪二十三年),颜蕴山于八姑寨驾鹤西归,享年73岁,死后葬荣邑岳峰山。
  颜蕴山的一生,充满传奇。在民间,颜蕴山被尊为"颜三土地",被誉为"盐场鲁班"。他殁后,众盐井和新开盐井悉数于井口旁立"颜公蕴山之神位",清廷则诰授他为中议大夫。

颜氏宗亲论坛

Powered by YanShi.Ws X3.4

首页|简易版|触屏版|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