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氏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颜建波
收起左侧

我的恩师张建田、柯武良等创作

[复制链接]

87

主题

1903

帖子

677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779
 楼主| 颜建波 发表于 2019-1-28 18:5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眸四十年前的今天 | 一场在废旧游泳池举行的开学典礼
原创: 78级 张建田  广东省西南政法大学校友会  2018-10-12
编者按:金秋十月,金风送爽。对西南政法大学78级的师兄师姐们来说,40年前的10月12日,他(她)们在恢复招生的校园里,在历经沧桑的东山大楼前,亲历了他们难忘的“第一课”——开学典礼。为了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年暨西南政法大学恢复招生四十年,我们特约请78级张建田师兄撰写了这篇“难忘的开学典礼”一文,以纪念那个令西政人不应忘记的日子。




西南政法学院正门



通常而言,正规的学校开学总要有个正规的开学仪式,但不知是什么原因,在我们的印象中,期待中的西南政法学院78级开学典礼一再延迟。于是,入校不久的同学们总是七嘴八舌,议论纷纷,一些小道消息来源是,开学典礼后就要敲钟摇铃上课,虽然各方面做了积极努力,但学校对课程安排、课堂地点、授课老师等尚未完全确定下来,万事并不具备,为避免“拉开大幕,没有演员登场”的尴尬局面,只能“能拖一天是一天”。



匆匆忙忙“恢复”招生的西南政法学院,不仅校园“稀烂”、教室“寒酸”,饭菜“简单”,就连一些必备的东西都不及悉数备就。闲置多年的学校一下子要应对数百号来自天南海北、五湖四海且期望值极高学生的到来,不搞一个过得去的开学典礼啷个行?



然而,对于校领导而言,要找一个地点搞开学典礼,实在困难重重。原先曾经有借“外来侵占者”——四川外语学院的礼堂(公安礼堂)使用的想法,但对方顾虑“引狼入室”或“弄假成真”,更顾忌原物主人触景生情,台上一番控诉,台下一鼓作气,借机夺回地盘,还我大好河山,故托故死活不借。



盘点学校仅存的一个东山大楼,强装硬塞进几百号师生似不成问题,但五层楼上下340余个房间,算上四川外语学院“霸占”的,根本没有一个屋子能够容纳400多个的场地,总不能搞大小会场直线联播吧?况且,还有上级领导和有关兄弟院校嘉宾的莅临指导,让其四处走动,找不到主会场也不是上乘的办法。焦虑万分的校领导只能在东山这块有限的半拉子“自留地”到处寻找可以召开会议的场地了。不知是谁出的主意,最终将会场地点定在东山大楼的脚下一处相对平敞的地方——废旧的游泳池。




开学典礼选址——废弃的游泳池



于是,陆续入校的78级新生们在入校的头几天,在东山大楼脚下的一片洼地里,惊讶地看到了一个用混凝土和水泥铺垫的游泳池竟然成了被木条、油毛毡等围蔽起来的施工现场,地面铺着不少红砖,歪歪扭扭地拉进了一些精细不一的黑色电线议论纷纷,有的猜测是修建体育设施,有的听说改为会场。当闻言满怀期待的开学典礼恐怕即将在此举行时,不少人都难以置信。“一个学校连开会的地点都没有,还办什么学校?”有的学生动怒了。



没过几天,各种猜测、传闻便成为不容置疑的现实——1978年10月12日上午,复校后的西政迎来的第一次开学典礼,正是在这样一个抽干了水的废弃的游泳池中“隆重举行”。




西南政法学院报记录了1978年10月12日78级开学典礼盛况



当年《西南政法学院院校院刊》报道:这一天,工地似的校园里呈现一派节日的气氛。上午8点半过后,78级以班级为单位,列队前往会场——游泳池,连同学校师生员工共计800多人,陆续来到刚刚搭好的竹棚会场参加大会。



在78级一些同学们的记事本上,也描绘了当年开学典礼的场景:

“一个露天的游泳池加盖了草席做成的大棚,池子的一边大开了一个豁口,做了个简易的楼梯让人直接进入池底。几百张木凳摆放在池中,原先运动员出发用的跳台装饰成了自然高出许多的大会主席台,横幅、台椅、麦克风等逐一归位。真能感谢能工巧匠忙乎了这么几天,硬是把一个多年废弃不用的游泳池变成了简易但又不失庄严肃穆的会场。我们几百人的新生队伍行进到此中,都不由得对原先的体育设施能够改造成闻所未闻的会场啧啧评论一番。”



“大会主席台正中悬挂着伟大领袖毛主席和英明领袖华主席的画像,两侧挂着‘学习、学习、再学习,团结、团结、再团结’的大幅标语,四周挂着‘认真贯彻党的教育方针,为实现新时期的总任务而奋斗’和‘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红色标语,与会同志人人欢欣鼓舞,个个精神振奋……”




教室一景



在舒扬的《我的1978——西南政法学院纪事》中,对会场的描写更加生动而富有文采:“开学典礼的会场几乎是截然分明的构成了两个板块。会场前边部分坐着穿着打扮各异、闹闹喳喳、晃晃动动的一大班年青人,像一池翻波动浪的春水,还有点肆无忌惮地奔涌着,而会场后端则是教工代表的坐席,那里沉寂得像半池静水,早已坐定的老师们穿着深蓝或黑灰色的衣裤,面容都显得冷峻和有些木然,他们好像是从四面八方刚刚征召而来,疲惫的情绪还写在脸上……”。



上午九时,主持会议的是胖敦敦的教务长朱守真,副院长胡光同志宣布大会开始。胡副院长说,英明领袖华主席非常关心政法教育,早在1975年就指示应当保留西南政法学院。1977年5月,经华主席、党中央批准恢复我院,并列为全国重点学校。这是毛主席革命路线的胜利,是我们应当尽情欢呼和歌颂的!全院教职工为了迎接开学,早就积极筹备,最近几个月更是日夜奋战,大干苦干,特别辛苦,他代表院领导向全院教职员工致敬,并决定年终要进行评比,表扬和奖励作出重大贡献的同志!在此之前,面对令人失望的校园环境,不少同学心中曾暗藏着不满和怨气,但奇怪的是,老红军胡副院长这一番开场白讲话完毕,竟令大家激情澎湃,恨不得将手掌鼓得叭叭作响。



更令同学们感兴趣的是,在随后由院党委副书记兼院长苏明德的长篇讲话中,使同学们不仅了解了西南政法学院的光荣历史和坎坷遭遇,而且对中央决定恢复办学的一年多来,全院教职员工克服各种困难,创造招生条件,为首届新生入校创造一个必要的学习生活环境付出的艰辛,有了深刻的理解。




部分78级校友



清瘦的苏院长身着中山蓝制服,目光坚毅、语气舒缓而坦诚地对着场下的同学们说:“要把一个停办十年之久,受到严重破坏的学校迅速恢复起来,任务是很繁重的。恢复并不是简单的复原,还必须从当前新的历史起点上前进、提高,任务就显得更加艰巨。”他毫不避讳地说:“我们目前面临着缺乏校舍,师资不足,教材要全部修改或者重新编写,实验器材和图书资料急需补充,电化教学对我们来说还是新生事物,我们过去组织领导教学研究的经验已经不够了,大量的新课题要求我们去解决,我们的思想水平和业务水平已经不能完全适应新任务的需要,摆在我们面前的困难不少。”说到此处,他话音一转,嗓门提高,大手有力一挥:“但是,我们不仅要看到困难的一面,也要看到有利条件的一面,要坚定我们能够把学校办好的信心。我们有华主席、党中央的亲切关怀;我们有最高人民法院和省、市委的领导;我们有各级政法部门和兄弟单位的大力支持;我们有二十多年正反两个方面办学的经验;我们有全院师生员工对恢复和办好我们学校的巨大热情和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我们一定能够在前进的道路上,克服一切困难,完成党交给我们的光荣任务!”



苏院长用一连串的五个“我们”排比句,宛如一把燃烧的火炬,瞬间点燃了整个会场的激情,说到此时,整个会场开始沸腾了!




各位同学认真听讲中~



“根据中央批准恢复我院的决定,我院现设政法一个专业,学制四年,面向全国,在全国招生,由中央统一分配。另外,今年四川省为了培养大专院校政治课师资,在我院增设了师资班,分哲学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两个专业,学制四年,今年在四川招生60名(实际招了62名)今后由四川省统一分配。”苏院长的话,在会场上再次响起一阵掌声、口哨声、欢呼声!此时,78级364名学生全部到位,被分为10个班,此外,还有一个58名学生的师资班,分为哲学和共运史两个分班。整个78级学生中,共有50名女生,370余名男生。各班的班干部均在征求招生老师意见的基础上,由学校和年级办周弟华主任按照学生档案预先酝酿而确定下来了。



接着,与会的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教育行政厅副厅长沈兰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张子英及重庆市文教办有关负责人发言讲话。



张子英院长在讲话中对学院粉碎“四人帮”以后招收的第一届新生表示祝贺,并充分肯定学院创建以来执行了党的教育方针和政法工作路线,为政法战线输送了大批又红又专的人才,对政法战线的组织建设、思想建设和业务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他要求全院师生员工在新的长征中树雄心,立壮志,搞好教学科研,为加速实现祖国的四个现代化早出人才,多出人才,早出成果,多出成果而团结奋斗!




校园一隅



沈副厅长代表最高人民法院向全体师生表示祝贺,并说西南政法学院的恢复来之不易,一定要珍惜她。他勉励大家要勤奋刻苦学习,努力攀登科学高峰,把自己培养成名副其实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为此,他送了一幅对联给学校,上联是“认清形势,明确任务”,下联是“解放思想,奋勇前进。”他对同学们还提出了搞好学习、搞好团结、遵守纪律等三点要求。



教师代表杨景凡教授在讲话中说:“今天在开学大会上,又看到充满青春活力、朝气蓬勃的青年同学们,感到十分高兴。同学们,你们一进校门就看见我们的校园已经残缺不全了。你们亲眼看见林彪、“四人帮”砸烂公检法、破坏教育事业的罪证和恶果,我相信会激起你们发奋学习的决心,不会因为学习环境、条件差一些而影响、降低你们的学习的热情。我热情希望大家学习的目标要更高一点、眼界要宽一点、志气要大一点,经过你们的努力,你们一定是大有作为、有所成就的!”



会后,同学们才知道,正是这位1916年出生、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末入党、1954年到西政任教的杨景凡老师(1978年11月晋升为副教授),其一生一世对西政钟爱有加,虽然此时已经年过花甲,但是是保护校园的“半壁江山”的主心骨。特别是在1978年“提前恢复招生”问题上功不可没。他态度鲜明,立场坚定,到处奔波联络部分教职员工,积极向上建言献策,最终促成校领导痛下决心,克服困难,提前一年先于其他政法院校招收学生,并取得了重点院校的资格,从而抢占了法学教育的先机,为西政的恢复重建迎来了春天,也圆了78级学子的大学梦!



会上,政法专业78级2班来自江苏莲花、年近30岁的王树高代表全体78级新同学发言。他说,我们是文化大革命后政法学院的第一批新生,面对着祖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蒸蒸日上的大好形势,我们深深感到任重而道远。我们决不辜负党的殷切期望,一定圆满完成党交给我们的学习任务。




与开学典礼类似的毡棚房



大会于当天上午11时30分在一片掌声中结束。一个开学典礼前后用时两个半小时。据说,仅苏院长四十多分钟的讲话就被39次长时间的热烈鼓掌所打断!每次带头鼓掌的都是坐在会场后端的老师们,因为无论是苏院长、胡副院长还是其他人的发言,都令他们感慨万端,热泪盈眶。毕竟,他们从数百位来自全国各地的同学中看到了学校的凤凰涅槃、东山再起,亲临其境地感触到了春风佛面,重新焕发了自己的青春。有的老师直言,我们这些人为中国的法制教育努力了一辈子,长期以来后继无人,经历了一个又一个的政治运动,就像在阵地上已经伤痕累累、弹尽粮绝的战士,你们的到来,让我们看到了未来,看到了中国法制的希望!



黄贤俊老师的一首《青玉案 欢迎新同学》颇能代表老师们的心声:“东风吹拂秋阳皎,浊雾净,霞光照。锣鼓喧天桃李笑,课堂虽隘,书声犹袅,济济群英造。琼园十载成枯槁,去旧迎新正初晓。继续长征期众少,金犀飘香,玉兰含俏,法制风行早。”



袁雅西老师以《政法园见新天》为题作了一诗:“两个估计逞凶狂,毁文化,砍学堂。干部教师,投入大农场。校园平闻书声朗,树梢雀,避弹忙。英明领袖挽狂澜,政法园,风新天。迎新路上,鼓乐正喧天。桃李盈盈东山秀,比贡献,竞鲜妍。”充分表达了历经磨难重回校园的老师们对学校恢复生机的欣喜心情。



曾记否,为了校园不荒废,人心不散,图书资料不流失,这些赋词作诗的老师们,曾经戴着“高帽子”,跑了多少路、求了多少情、历经了多少艰辛,其喜悦心情难以言表。



坚冰已经打破,航道已经开通。最令人感动的是,开学典礼结束时,台上的领导一并站起身来拍手欢送78级新生离场,坐在后面的老师、职工们也都站了起来,用热烈的掌声向新生们致意。如此隆重的礼遇不仅代表着校领导和老师们的期望,也让入校后曾经心生不平的学生们热泪盈眶,满脸愧色。在历经十二年的时空断代之后,来歌乐山下读书显得更是一种使命和重任,承前启后、继往开来不是一句空话,而成为沉甸甸的现实召唤!




东山大楼



会后,相识不久的同学们兴奋议论着回到东山大楼,回到拥挤不堪的寝室,这场别开生面的开学典礼给他们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了。



师资班的童志宏以《断忆》为标题,用素描的笔触简单地勾勒这次难忘的开学典礼:“1978年的那一天,提着凳子排着队,缓行,一条人流,融入干涸的游泳池,和各就位,坐下!现在宣布,西政78级开学了,泛起一阵热浪,转折点,起步,出发……”



精神享受之后,物质享受接踵而来。学校食堂师傅们精心准备的开学宴聚餐开始了!每个班级以八至九或十人为一组,用每人一张油印的饭票从东山大楼一层的食堂窗口,打来“八菜一汤”,或在宿舍里,或盘地而蹲坐在操场上,围着菜盆开吃,大家推杯换盏 ,碗筷交错,共同欢庆新的四年大学生活的开始。对于他们而言,这是梦升起的地方!



开学典礼后的第二天,两台红色的推土机便轰隆隆地进入78级同学们的眼帘,一路上披荆斩棘,摧枯拉朽,开上了砖砾遍地的山丘。在大家吃惊的目光中,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将游泳池旁边一天前还“张灯结彩”的会场——小土包推平,使整个游泳池不见踪迹,这意味在78级同学们的心目中,一切均已过去,新的大学生活就此开始!



THE END



                 BY/

作者:张建田

编辑:王    静

审核:陈    菲

640.webp (5).jpg
640.webp (4).jpg
640.webp (3).jpg
640.webp (2).jpg
640.webp (1).jpg
640.webp.jpg
640.webp (6).jpg
640.webp (7).jpg
640.webp (8).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7

主题

1903

帖子

677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779
 楼主| 颜建波 发表于 2019-1-28 19: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法治建设的春天
2018-12-17 00:00解放军报·■张建田
  1983年8月,我大学毕业后从基层部队调到解放军军事法院工作。由于接触许多立法建制、法律法规草案征求意见工作,使我对军队可否参照国务院的做法设立一个专门办理法制工作事务的机构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为此,我与同事们一起写了一篇建议中央军委成立法制工作机构的内参。其中写道:“近几年来,随着国家大力加强法制建设,党中央、国务院和全国人大对军队法制工作的要求越来越重。为了适应这一形势,我们认为,军委成立一个领导全军法制建设的工作机构,是很有必要的。”在这篇文章中,我们阐释了军委成立法制工作机构的意义和作用,同时提出了军委法制工作机构的主要职能和担负的任务。文章引起了军委机关首长的重视。

  1987年,党的十三大召开,提出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法制建设的目标和任务之后,国家法制建设的步伐全面加快,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相继成立或者恢复法制工作机构,各个领域的立法进度明显加快,使军事法制建设不适应的矛盾日渐突出。

  为此,我们又重新起草了《建议尽快建立军队法制机构》一文,刊登在1987年12月15日的军报内参上。为了增强建议的可行性,我们还对军队法制机构的设立提出分阶段、分步骤运作的建议。

  让我们喜出望外的是,这篇文章刊登后,很快受到领导的重视,明确要求有关部门研究,提出意见。当时解放军军事法院的领导受领任务后,立即协调有关部门进行研究论证。1988年1月22日,我们草拟了《关于建立中央军委法制局的意见》,提交原总政办公会议讨论,而后上报中央军委。

  这一年春节,我正在福建老家探望父母,接到了军事法院领导的电话。他高兴地告诉我,春节过后军委常务会议要开会研究军委法制机构成立事宜,希望我尽快赶回北京准备一些材料。军令如山,我假期未满便急匆匆返回北京。根据领导的当面指示,我收集、整理了外军和国家法制工作机构的有关材料,撰写了《建立我军法制工作机构及其分工方案(草稿)》,对军队法制工作机构设置的必要性、可行性以及职责分工等作了比较全面、系统的论证。

  1988年6月8日,中央军委下发了成立中央军委法制局的6号文件,明确规定了中央军委法制局的职能定位和担负的主要任务。6月24日,中央军委法制局正式启动新印章,全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法制局”,新印章上的“国徽”标志格外醒目。

  1988年8月2日上午,我从解放军军事法院来到中央军委办公厅所在地报到,参加了军委法制局首次办公会议。大家以极大的热情和信心,投入到新机构的建设和工作开展中。

  1988年7月11日,根据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签署的命令,图们同志出任中央军委法制局首任局长,朱阳明为中央军委法制局副局长。在军委法制局初创期间,全局同志艰苦创业、努力工作,贯彻边建、边干、边学习的方针,在进行自身建设的同时,参与审查、研究法律法规草案,研究制定国防和军事立法规划、计划和立法程序,召开军事立法工作研讨会,培训法制业务干部,组织全军法规清理汇编、军事法学研究等工作,逐步打开了工作局面。

  光阴荏苒,岁月如歌。30年来,军委法制局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在坚决贯彻军委依法治军方针、认真履行军委赋予的职能和任务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为加强国防和军队建设作出了历史性贡献,在军事法治建设中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不可替代的作用。事实充分证明,军委当年关于组建军委法制局的决策,顺应了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大趋势,反映了国防和军队建设改革发展的客观要求,是完全正确的,也是非常必要的。

  抚今追昔,心潮起伏。我的军旅生涯伴随着军委法制局的诞生、成长而“一路豪情一路歌”,直至2011年底退休才离开这一朝夕相处、难以割舍的“娘家”。时至今日,我对这段时光总是难以忘怀,对自己能够参与当年的筹建工作,并与历届领导和同志们努力拼搏工作20多年而感到自豪不已。

推荐阅读
最重的离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7

主题

1903

帖子

677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779
 楼主| 颜建波 发表于 2019-1-29 11:35:38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城子•丙申教师节随感
当年执教大山中,仰高峰,激情浓。翻山越岭,家访爱青松。不畏艰难勤钻研,临困境,气如虹。
广平湖美到成功,步匆匆,意从容。黉门奋志,心血化春风。回首小苗成大树,摸白发,忆峥嵘。
——本文发表于2016年9月《码头乡讯》“诗溪“副刊

家乡的传说
家乡是座传说的宝库,许多古老的传说依然在流传。这里举两则:
一则是争富斗阔的传说。传说以前,在大岵山武后巷居住的庄姓人家,与在惠场后大墓口居住的杨姓人家,都是富裕人家。有一年,两家通婚,互相争富斗阔。庄家人对杨家人说:“你女儿若肯嫁到我家,我就用布铺路,让你女儿脚踏布走到我家。”杨家人则说:“你家若能用布铺路,我就用谷子铺路,让我女儿脚踩谷子从我家走到你家。”后来两家商定,以中途某地为界,一边由庄家用布铺路,一边由杨家用谷子铺路。娶亲当天,好不热闹,许多人来观看。可是,突然雷鸣电闪,狂风怒吼,倾盆大雨把娶亲的人淋得个个像落汤鸡。庄家的人将铺路的布收起时,布已弄得又湿又脏。而杨家铺路的谷子,却大都被雨水冲走。后来,这两家都败落了,并从大岵山武和惠场后大墓口消失。人们都说,这是天地对这两家愚昧地争富斗阔、无端糟蹋财物的惩罚。
另一则是石牛的传说。在家乡北部有一处地方叫石牛,缘自山顶有一块大石头,高三米多,形状象牛。传说在很久以前,这大石头接受日月之精华,夜间会变成一只大水牛下山吃田里的水稻。山垅田里的水稻,未到成熟就被这只大水牛吃个精光。农民辛辛苦苦种出的庄稼全被牛糟蹋了,就顺着牛脚印找到山上大石头前,发现牛脚印消失了,才知道是石牛成精。于是,农民就烧香祈求老天爷惩罚这只糟蹋农作物的石牛。玉皇大帝得到情况,就派雷公下凡用雷电将石牛劈死。石牛被雷击身裂后,山垅田里的庄稼才年年有收成。农民远远看到山顶这块裂成两半的大石牛,都会说:“糟蹋庄稼的怪物,就该遭雷劈!”
这两则短小的传说,讲的都是暴殄天物的不好结局。你看,庄杨两家从原住地消失得无影无踪,石牛也只剩下一块裂成两半的石头。这是在告诫人们:“暴殄天物,天地不容!”
小时候,每餐吃饭常有饭粒掉在桌上,父母总是语重心长地说,要捡起饭粒吃,不要随便浪费,须知一粒饭三寸福,浪费五谷会遭天公惩罚,会折福折寿。家乡的大人们总会利用各种场合和各种方式,把勤俭节约的好传统传给后代。
改革开放以来,社会进步了,生活富裕了,袋子里钱多了,人们应牢记这两句谚语:“常将有日思无日,莫到无时思有时。”“有钱大开热闹闹,一旦无钱目屎流。”著名华侨黄仲咸先生生前常说:我见过许多富豪都富不过三代,原因是没有教育好子女。其子女不懂得父辈当年创业的艰辛,不懂得勤俭节约的重要,只会大把大把花钱,怎能不败落呢。所以,我把一生积累的家产捐赠给社会慈善事业。这种做法多么令人钦敬!
我国还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生活过好些无可非议,但千万莫丢掉勤俭节约的优良传统,更不能做出暴殄天物的蠢事。这是家乡的传说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
——本文发表于2014年《南安商报》“九日山”副刊
说明:以上一词一文,发给大家,供闲时一阅。柯武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颜氏宗亲论坛

GMT+8, 2020-2-29 04:40 , Processed in 0.19614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YanShi.Ws! X3.4

© 2001-2017 YanShi.W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