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北京
更多城市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登录
复圣77代奉祀官---颜世镛先生
[ 编辑:颜建波 | 时间:2019-12-27 08:08:10 | 浏览:1461次 ]
分享到:

復圣七十七代奉祀官—颜世镛先生

颜波、颜丙海 世界颜子文化交流促进会 昨天


颜世镛

生于1903年


     颜世镛,字冠声,复圣颜子第七十七代嫡长孙,山东曲阜人。其父颜景堉为清末翰林院五经博士,1915年改任复圣颜子奉祀官。生于1903年,颜世镛自幼受到父亲的启蒙教育,学业优秀,人品端方。1918年父亲病逝后,由他继任复圣颜子奉祀官世职。1920年孔子七十七代孙孔德成出生时,他曾作为监护人在孔府日夜监护,并签字公证,上报北京内务府。1934年任复圣颜子奉祀官(简任官)。


     自满清入关以来,日本一直认为华夏道统东移,华夏文明的核心不在中国,而在日本。并且日本对中华疆域的虎视眈眈,也是从满清时期为甚。这一点,从1894年甲午战争日本讨伐满清檄文《开诚忠告十八省之豪杰》可以看出。檄文云:先哲有言曰:“有德受命,有功受赏。”又曰:“唯命不于常,善者则得之,不善者则先哲有言曰失之。”满清氏元塞外之一蛮族,既非受命之德,又无功于中国,乘朱明之衰运,暴力劫夺,伪定一时,机变百出,巧操天下。当时豪杰武力不敌,吞恨抱愤以至今日,盖所谓人众胜天者矣。今也天定胜人之时且至焉。又云:夫贵国民族之与我日本民族同种、同文、同伦理,有偕荣之谊,不有与仇之情也。切望尔等谅我徒之诚,绝猜疑之念,察天人之向背,而循天下之大势,唱义中原,纠合壮徒,革命军,以逐满清氏于境外,起真豪杰于草莽而以托大业,然后革稗政,除民害,去虚文而从孔孟政教之旨,务核实而复三代帝王之治。


     上世纪东北九一八事变后,日本的侵华战争逐渐加甚,并从文化上面启动了道统全面转移至日本的举措。1935年4月,日本元禄时期从东京上野忍冈(现上野公园)内的孔庙“先圣殿”移筑至汤岛的汤岛圣堂(汤岛孔庙)经重修后落成,邀请中国两千多年来的道统标志性人物衍圣公去日本参加落成仪式。时任衍圣公孔德成先生,为孔子第七十七代嫡孙。面对日本的邀请,孔德成虽然很年轻,但是饱读史书的他显然很清楚日本的用意何在。而作为另一位民国时期的大儒,复圣颜子第七十七代嫡孙颜世镛先生也更清楚。年长德成先生17岁并15岁就继任复圣颜子奉祀官世职的世镛先生很自然的意识到,自己要为华夏道统的安危负责了。他对德成先生说:东土学庙落成,有圣裔亲临启户,学统使之然也。然日人馋羡华夏,昭然若揭久矣,故此邀用心叵测。华夏虽不可无颜,而一日不可无孔,世镛愿代行。于是颜世镛先生带领孔氏代表孔昭润与孟子第七十三代嫡孙孟庆棠东渡日本参加汤岛孔庙落成仪式。

    颜世镛先生一行乘坐的船到达日本尚未靠岸,看到码头居然全是日军,并且上着明晃晃的刺刀,这显然是要给颜世镛先生一个下马威,但是世镛先生面无惧色,将随身携带的孔子牌位高举过头,对岸上喊道:至圣先师神位在此,岸上人等大礼迎接。从明清时期开始被儒家永嘉学派大儒朱舜水先生教化至今的日本人,立即放下枪支,呼啦啦全部跪下,世镛先生等人方下船。参加完汤岛孔庙落成典礼后,又参加了日本斯文会举行的儒学讨论会方回国。



孔颜孟曾四圣后裔

左起:曾繁山、颜世镛、孔德成、孟庆棠

    从圣裔代表团到达日本后的情况看,颜世镛先生的担心是很正确的,日本邀请孔德成先生是要借汤岛孔庙落成典礼的机会,将其扣留,从文化层面对中国发起侵略,以实现华夏道统东移的最终目的。早在北宋时期,金兵南犯,宋高宗赵构为了不失道统,带走了孔子的第47代嫡长孙时任衍圣公孔端友,金人为了维护统治需要,拥刘豫建立了伪齐政权,于阜昌二年(公元1131年)封孔端友的弟弟孔端操之子孔璠为衍圣公,主持曲阜孔庙祀事。伪齐政权被推翻后,金熙宗于天眷二年(公元1139年)继封孔璠为衍圣公,其后有孔拯、孔摠、孔元措等袭封衍圣公。日本的野心,不仅孔德成先生和颜世镛先生看得清楚,中国抗战的领袖人物蒋介石也非常清醒。1937年元月,在曲阜沦陷前,蒋介石命令兖州七十二师师长孙桐萱连夜安排孔德成夫妇离开曲阜,使日本文化道统侵略的目的再次落空。


    颜世镛先生的儒学造诣非一般人可比。五四以后,西方人文思潮占据了中国知识阶层,批判孔子思想,诟病儒家学说的思潮此起彼伏。而颜世镛先生却独具慧眼的指出:西学乃西人之学,自有其精深之处,择其精华而学之,当可有益于国,若然照搬于我中华,无异南辕北辙。故必先痛彻汉学,以之去兼融西学,本固而叶茂,方为善学者矣。对于中华民族的疲敝,颜世镛先生的父亲颜景堉更有其独到的认知,景堉先生这样告诫后代:德不立而图建大业者,非夫子之徒也。儒学博大深奥,乃东方汉学之精魂,事于中华而绝斥儒学者,实不通儒学也。日人维新,可以强国;中华积弱,维新不成,国是日非,岂儒学之过?实人之罪也。日人之盛,唯在其善学业。吾颜氏苗裔,尤应以儒学立本,以光大儒学优秀精神为己任。”此语至今不失璀璨。





上一篇:颜培实撰写:光宗耀祖大宗维翰
下一篇:颜建波:回家祭祀扫墓为了什么?
发布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
用户评价